建康,宫城,牡丹宫。

    张贵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,一言不发,她的粉颈之上,一道红色的剑痕,浅浅的,深约半分,血已经凝了,看起来格外地醒目,却是没有任何的包扎,所有的宫人们都大气不敢喘半声,甚至不敢动一下,就这样全都静静地站着,生怕有半点声响被这位一向性情暴烈的主子抓住,直接打死泄愤。

    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,张贵人突然站了起来,抄起面前桌上的一个玉盏,就向门外扔去,她的声音如同河东狮吼,在大殿内回荡着:“本宫没说过,今天不见任何人,也不听任何消息吗?是不想活了?!”

    “呯”地一声,玉盏碎了一地,所有的宫人们全都吓得跪了下来,而两个披着斗蓬的影子,则出现在了门口,张贵人本能地想要继续叫骂,一场痛快的发泄,才能让她消了今天受的这奇耻大耻,可是她的话刚到嘴边,就生生收住了,因为她看到了这两个斗蓬客的脸,一个,是他的亲哥哥张法顺,另一个,则是戴着一张朱雀面具,眼中冷芒如电,全身上下,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张贵人咬了咬牙,转头对着殿中的宫人们说道:“全都退下,这里不需要你们,去把外面大门看好,谁也不许来,若是陛下亲至,你们知道应该如何处理!”

    很快,殿中就只剩下了这三人,张法顺叹了口气,走到了妹妹的面前,目光一直盯着她脖子上的伤痕:“我的好妹子,你应该早点包扎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张贵人恨恨地说道:“我偏不,我就是要陛下看到,那个贱人是怎么欺负我的!我治不了她,但陛下可以扒了她的皮!”

    朱雀冷冷地说道:“现在陛下的性命还有赖于她的保护,牡丹,你最好不要有这样的幻想。”

    张贵人的脸色一变,看着朱雀,沉声道:“你是何人?竟然敢大胆到直呼本宫入宫前的名字?”她看向了张法顺:“阿兄,是你带这个人来的吗?为什么要把我以前的名字告诉他?”

    张法顺咬了咬牙:“这位,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过的恩公,若不是有他,我们兄妹早就饿死街头了,又哪有今日的富贵,这些年来,你在宫中的那些手段,也都是恩公所为。”

    张贵人吃惊地睁大了眼睛:“什么,你是说,这个人,这个人才是出那些点子的?不是你?”

    张法顺苦笑道:“你阿兄的斤两,你还不知道吗?虽然有些才学,但你我出身平民,这些后宫争斗之事,夺取圣宠的手段,我又哪会知道?甚至,让你在这个牡丹宫里,都是这位恩公的用意呢。”

    张贵人咬了咬牙,对着朱雀行了个万福:“多谢恩公,您这些年来对我兄妹的大恩,必将回报,说吧,您想要什么,本宫必然全力帮您办到。只是,近日陛下公务缠身,本宫也难见圣颜,只怕要迁延些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朱雀微微一笑:“牡丹啊牡丹,老夫今天来找你,这样叫你,就是让你知道,自己以前的身份,如果老夫想要那些荣华富贵,早就在你得宠当红时来了,何必等到现在?现在的你,已经不再是张贵人,而是张牡丹,我来不是求你的赏赐,而是来帮你,不至于变回到张牡丹!”

    张贵人的双眼圆睁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就算你有恩于我,也不代表你可以任意地侮辱我兄妹,毕竟,我现在还是这六宫之主!陛下钦封的张贵人,并不是曾经的街头歌女张牡丹!”

    朱雀冷笑道:“你若是张贵人,给一个区区的守殿卫士剑伤玉体,皇帝又岂会不管不问?你现在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了,又贵在何处?自古后宫争斗,就是这样残酷,失宠得宠,都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,一旦今天的消息传开,那些给你压制多年的各宫嫔妃,都会以为你圣眷不在,你以前整人的手段,只会被她们千倍百倍报复回来,到时候想要保条命,都是奢望了!所谓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啊。”

    张贵人的身体开始发抖,刚才她一言不发地独坐,与其说是愤怒,更不如说是对这种情况的恐惧,她咬了咬牙:“这,这不是失宠,陛下,陛下只是要最近保护自己,他,他还是只爱我一个。只要这阵子过去,那他,他一定会回到我的怀抱!”

    张法顺叹了口气:“我的傻妹子,这些年来,你为陛下亲自挑选的宫人,内侍,甚至是卫士,自从那个刘裕来了后,说换就换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陛下已经根本不信任我们啦!当年你是怎么得圣宠的?就是因为你阿兄我是会稽王的谋士,当时这皇帝兄弟要联手扳倒谢家,夺回皇权,所以才会我为谋士,你为贵人,可现在呢?皇帝兄弟二人都撕破脸了,我是会稽王的谋士,他如何还会再信你?就算刘裕来之前,他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宠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贵人喃喃道:“听阿兄这样一说,好像,好像还真的,不过,不过陛下仍然是每隔两三天就来看我,而且,而且他也没有宠别的嫔妃。”

    朱雀冷冷地说道:“因为皇帝的心,早就给那支妙音勾得神魂颠倒了,你应该知道皇帝,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想得到,那些送上门来的世家贵女,他兴趣索然,你以前就是这样勾着吊着皇帝,欲拒还迎,才让他觉得与众不同。这些年你帮他管理后宫,压制那些世家女子,让他很是出了一口当年被王法慧欺负的恶气,倒未必是真的对你多喜欢,可是,作为一个女人,我想你能看出他看支妙音的眼神,和看别人的眼神有何区别吧!”

    张贵人咬了咬牙:“可是支妙音不过是个尼姑,再不可能嫁人,而且,而且她是王谢两家的女儿,皇帝最恨大世家,又怎么可能跟她在一起?何况,还有那个刘裕哪,支妙音以前可是他的女人!”

    ()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八瓜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guabook.com/book/40709/1650/